文章作者:劉婷

在許多婚姻關係中,夫妻雙方間的互動往往是一方扮演「追打者」、另一方扮演「逃避者」的角色。這個角色選擇是沒有性別差異的,而且是個人的依附類型和兩人互動循環所造成的穩定的結果。

舉例來說,王太太對先生有許多的不滿,她的「不滿清單」中包括了下列幾件事:先生幾次在公婆面前批評他、先生在她和婆婆意見不合時要她忍耐配合、先生從不站在她的立場著想或替她辯護、先生在孩子面前嘲笑她、先生輕易駁回她做的跟孩子有關的決定、在她跟鄰居吵架時先生批評他不講道理等等。王先生是絕對不會主動提起這些話題,他一向採取避而不談、敷衍打岔的策略。王太太在氣不過時會把這些事情一再掀出來,指責王先生不尊重她的意見、看不起她、從來不站在她這邊,希望王先生會採取行動、加以改進。王家的親朋好友大多都同情王先生,覺得王太太咄咄逼人,愛翻就帳,並試著開導王太太;但大家越說理,王太太越覺得眾夫所指,越感到被誤解的委曲,她就更緊緊的想追著王先生打,希望能喚起王先生對這些事件的重視;但悲哀的是,她越常逮到機會就討論這些問題,王先生越躲著他、也越覺得她不可理喻;但王先生越逃避,王太太越覺得他要不是沒聽懂、就是不在乎她的感受,而王太太的需要處理抱怨的事項就累積的越來越多,有越多的憤怒和無助感,王先生則是生活在地雷陣裡,戰戰兢兢的怕不小心又惹禍上身;王先生越躲著她,王太太就追的更緊,因為在憤怒和不滿之下隱藏的是「如果我不追到他,他就會離我越來越遠,而這個婚姻就完了!」的恐懼,而兩人的關系就在這樣的惡性循環中越來越疏遠,兩個人都覺得孤單、害怕和不快樂。

從依附理論的觀點來看,夫妻選擇追或逃的策略都是有原因的。人們在成長過程中藉由與父母(或主要照顧者)的關係來發展出自己一套特定的依附行為,在感受到危險或受到威脅時會本能的採取類似的策略來解決問題。一般而言,焦慮矛盾型的人在重要關係中傾向於利用憤怒來增加其情緒強度,並在衝突情境中用追趕與糾纏對方的方式來得到注意力。他們對自我的看法是覺得自己是沒有價值的﹔世界和他人是不值得信賴的。在關係中非常需要親密感和安全感,但卻害怕被拒絕。另一方面,逃避退縮型的人傾向於壓抑憤怒和其他情緒反應,逃避衝突與從親密關係中退縮。他們對自我的看法是覺得自己是不可愛,不完整,不夠好的﹔這個世界和他人並不讓人信賴。表面上看起來並不是很需要親密關系,好像寧願保持孤單,也不依賴他人。

另一個常見的追與逃情節是當曾有外遇的配偶變得冷淡或逾時不歸時,受背叛的一方心中的警鈴馬上響起,不知道是不是應該是其為另一個對婚姻的威脅。在這時候去審問監督對方往往得不到對方的正向的響應,並常引起兩人間更大的沖突,讓受背叛的一方清楚的接受到對方拒絕、不受喜愛的訊息。曾有外遇的一方則為了減少對方可以大作文章的機會,對自己的行蹤和想法更為保密,這樣諜對諜的策略反而增加對方的懷疑,讓對方更積極的監督審問其一舉一動,兩人之間很脆弱的那一點點連結就在這樣的惡性循環中被破壞殆盡。其實,受背叛的一方在此時要的是除了一點安慰和保証之外,還需要一點空間來表達自己被勾起的舊傷痛。

對曾有外遇的一方而言,配偶一再拿著陳年往事來追打是很尷尬又厭煩的事情,所以一般人處理的方式不是敷衍安撫、逃避問題,就是惱羞成怒、反目駁斥。他們往往覺得:「我已經道歉幾百次了,你為什麼要老是翻舊帳?你到底要我怎麼樣?」曾有外遇的一方同時也希望對方會感受到自己不悅的態度,因而減少提起這個話題的機會。可惜的是,這樣的做法往往造起反效果,受背叛的一方覺得聽到的道歉是不真心、沒有誠意的,因此根本沒有撫平傷痛的效果,不管對方道歉幾次,根本都不算數。所以一方覺得一再老調重彈,一方覺得從來沒有開誠布公的完成過這段談話,雙方的談話沒有交集。

受背叛的一方時常覺得:「你是做錯事背叛我的人耶!你有什麼資格生我的氣?是你自己做了破壞信任的事情,我要怎麼審問你都是你應得的報應。還有,你根本不了解這件事對我造成多大的傷害,我也很想忘掉過去的不愉快啊!可是我就是做不到,你以為我想要這麼痛苦嗎?」在這個時候要求受背叛的一方「就去想一些高興的事嘛!」、或是「就告訴自己一定要信任他」都不是長久根治之法,反而會讓這個痛苦的人覺得自己的心情不被別人了解和接受。就像一個人被蛇咬了一口,要叫他不要去感覺傷口的痛、並且在下次看到蛇時不要感到提心吊膽一樣地困難。

從婚姻諮商專業的角度來看,叫「追打者」簡單的拋下過去、放眼未來,或叫「逃避者」鼓起勇氣、不再逃避都是治標不治本的方法,不只沒有辦法形成長期穩定的改變,結果往往是積怨更深、或只是延遲火山爆發的時間罷了。一個長期有效的方法是找到取代一個新行為來取代舊有的「追與逃」這個模式,在最少副作用的情況下,從滿足行為背后的需求這個角度著手,讓改變的可行性高、又因為同時滿足個人需求而使得改變結果穩定。建議夫妻可以有效的「追與逃」之步驟如下:

一、 「追打者」為自己的行為和其背后的需求負責:「我知道我很咄咄逼人又愛翻舊帳,一直提起過去不愉快的經驗,但是你可不可以聽我說完?因為我的目的不是要責備你,而是因為這件事對我很重要,我需要你的安慰和保證讓我能度過這個難關。」

二、 同理對方的心情:「我知道你一定很煩,覺得我一再地揭你的瘡疤。」

三、 說明自己一直追打的原因:「我不是要責備你,可是當你又一次忘記我拜托你辦的事,我就忍不住勾起過去不愉快的心情,你讓我有一點失望和傷心;可是我同時也很為難,因為我不想因為一點點小事就破壞大家的心情,可是又想要從你那裡得到一點保証和安慰,不得不舊事重提,希望你能因此了解事情的嚴重性,以及我的感受。」

四、 「追打者」明確提出對對方具體可行的期望:「當你知道你做不到時,我希望你可以據實以告,不要因為怕我生氣就作下空洞的承諾,我也許當場不會高興,但我會試著了解你的立場,也會學著處理我自己當時的心情,因為事前說清楚總比事后失望好多了。」

五、 「逃避者」需要了解,自己一再的逃避只會讓對方追打得更兇,並造成更多的誤解。「逃避者」也要記得在對方咄咄逼人得外表下隱藏著一顆受傷害怕的心,對方其實想要的是你的回應。

六、 雙方都應該適時詢問對方的意見和心情:「你聽了我的話有什麼想法?有沒有什麼特別同意或不同意的地方?」保持真實、誠懇、開放、與關心的態度:語調、表情、和眼神與說話內容要一致,避免箭頭向外,在無意中傷害對方。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