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ician

 

作者: 劉婷

< 蜜蜂或獅王或一個無限可能的自己 >

 

諮商室走進了一個太太,有個幸福的家庭有兒有女有好老公、在外商公司當高階主管收入豐厚穩定,在別人眼中理應萬事足;但她如此描述著自己的人生困惑 : 我覺得自己就像是一隻忘我勤奮採蜜的工蜂,家族觀念極強、勤勞又無私,都一直兢兢業業圍繞著公司內外的老闆客戶群、婆家親友團、自己家老公兒女、自己的娘家,為整個群體甜美蜂蜜的存在而來回振翅飛行。多年來我一直習慣去執行這種激奮負責且正向的觀念,但最近我的內在卻一次次反問我自己,這是我想要的生活嗎? 生活的真正意義在哪裡?

而不同的心理治療師有各自不同的方向做法。

A.

在認知上去挑戰與扭轉案主關於 “當嗡嗡嗡的工蜂成就感逐漸消失且產生無意義感” 的想法,並在情緒上支持舒緩案主的失落以及不安全感,讓案主繼續安心無慮且正向的做一隻蜂巢組織團體裡的好工蜂。

治療師在此時努力地將自己也想像成一隻工蜂,從同樣身為工蜂的高度來看這位太太的生活;使用純熟的功力從認知、情緒以及行為各種角度切入。但是可惜的是,諮商結束後,案主仍然是一隻工蜂,只不過成了一隻不抱怨且試著讓自己正向快樂的工蜂,她在生命當中失去了一個無限自我成長的可能性。

B.

讓案主抽絲剝繭的回憶成長經驗以及生活歷練中,和 “工蜂” 這個昆蟲意象有關的事件,找出童年的根源,再讓案主慢慢地看見這種 “工蜂嗡嗡嗡埋頭犧牲奉獻忙碌感” 是如何從以前到現在一步步地深植她的潛意識。

治療師此時拿出的是顯微鏡,將蜂巢以及女王蜂的成因、分工、演化,在時空穿梭交替下分析其來龍去脈,案主被解析的每一個部位,貼上了名詞標籤與合理解釋。治療師以分析診斷為主軸,有些案主在這樣的過程當中因為被打開了另一扇窗,也許從另一種全新的角度視野看見自己而達到觸動、自我療癒的效果;但是有更多的人,帶著頭頭是道的分析報告,卻在肢解後未包紮的無解傷口下仍然久久無力自己去縫合做改變。

C.

幫助案主從工蜂變成了一隻昂首闊步的獅子王。將案主內心深處的成就感需求擴大滿足且同時平衡了她焦慮忐忑的失落無意義感。

治療師此時站在比案主更高的角度,俯視著芸芸眾生,雖然清楚地讀到了這位太太內心深處聲嘶力竭地吶喊著不甘心當一隻工蜂的心聲是值得鼓勵的! 但是自作主張地將案主導向成當一隻威風的獅王,完全是治療師當起案主人生心靈導師的自我滿足感以及自己意願的投射,卻忽略了案主對於當一隻獅子王是否感到很舒適很有安全感,同時也同樣去限制了案主成長空間的自由度,使其無法成為其他任何的可能性。

D.

既清楚看見案主身上勤奮、忠誠戀家的正向特質,也聽見接納案主心底激烈拉扯吶喊的無限自我成長被壓抑的挫折,完全陪伴、相信她能夠決定變化的方向,她可以轉變成任何她想要成為的角色。

此時的治療師,從來不用聚焦問題的角度去看待問題,而分析與追根問底也不是最最重要的,而是給予深深的相信、深深的接納,治療師敏感但又精準的引導、陪伴案主去體驗她生命本質意義裡的這些掙扎、失落、苦與痛;在關鍵時刻有默契地安穩承載住這些情緒,且將其轉化成為案主成長的養分。無論如何都相信案主本身蘊含了決定方向的能力。

能夠做到這一切,要治療師對於自己的掙扎、失落、苦與痛,也能有深深的接納、包容與信任,能誠實無懼的面對自己真實的情緒,這一整個整合的過程的確是相當的不容易啊,這種經歷遠遠比起遠離個人的舒適圈要來的更深更廣;但是相當高興的是,很多治療師們已經在各個不同的階段當中,一起走在這一條路上了。

治療師成長到哪一個階段,就會把案主帶進哪一個境界。

治療師看見案主的問題把焦點專注在問題上,就會把案主看成一隻氣喘吁吁的蜜蜂。

治療師著重來龍去脈的分析細究,案主就會被更加肢解需要更多的包紮。

治療師扮演著人生心靈大導師,案主就會長成不利於她自我成長的服從依賴。

治療師如果在案主累累的苦痛情緒當中看見重新連結的機會與信心,案主就可以安心展翅飛翔。

 

所以,在EFT專業團體督導以及技巧演練的訓練過程中,我們一次又一次地一一去體驗、去面對自己沉默、卡住的當下、去體驗急於抓取有用的觀點、方法、想解決自己的問題的混亂歷程、也去體驗對同組他人占用過多時間的焦躁、不耐、甚至憤怒;當我們用盡全身心,放下了切切的期待和目的,去傾聽反映自己和他人,才覺得這種尋求督導與角色演練的體驗對治療師們來說真真是種大療癒;在團體督導與團體演練裡,回歸到身體情緒的本質,獲得了同在、參與、情感的連結,以及對彼此相互關注支持的確認。

 

無論你正處在生命成長的哪一個階段,都非常歡迎治療師們來與EFT一同走在開放、信任、安然、流動的情緒自由體驗的觸動路上。

 

圖: Free stock photo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