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p EFTQA 7 ie3

 

例子3

治療師:你現在的心情是什麼?

個案:我也不知道,不爽吧!如果你是我,你不會不爽嗎?

治療師:我其實可以了解,很多人在好心被誤解的情況下,都是會不爽的。可不可以多告訴我一點那個不爽的心情?

個案:不爽就是不爽啊!我也不知道要多說什麼。

治療師:我不確定這是不是你的心情,但是剛剛,你在跟我分享你的感情經驗的時候,我聽到那個被誤解的不爽,還有一點點被誤解的委屈,就好像我是為你們好啦!我做這些其實都是在幫你們啊!可是為什麼我這樣的付出不只沒有被感激,反而成為別人嫌棄拒絕我的原因,當你想到這種好心、但卻反被嫌棄和拒絕的經驗時,你就會覺得有一點點生氣,會不會有一點點生氣?(治療師運用同理的猜測,主動試圖描述個案的感受,並表達是猜測,邀請個案再確認)。

個案:是有一點點啦!沒有很多。

治療師:那一點點生氣的感覺就是說你們都辜負了我的一片心意,是不是這樣?

個案:辜負我哦?這樣講太嚴重了啦,我沒這樣想過。

治療師:ok,你沒有想過別人是不是辜負你,你就覺得有一些被誤會跟不被感激的委屈,是這樣嗎?(當個案不接受的時候,治療師放棄 “辜負” 這個新的點,退回到個案已經確認過的 “委屈感覺” )。

個案:主要是覺得被誤會,然後好心反而被人家嫌棄。

治療師:所以那個好心被嫌棄,還被別人用來作為拒絕你的理由的感覺是什麼?(治療師加入 “拒絕” 這個新資訊,換個跑道,試圖走入更深層的情緒經驗)。

個案:很痛心,怨嘆….。

治療師(個案主動提出新的深層情緒,所以治療師運用R I S S S C的技術讓個案對這個新的情緒有更深入的體會)–所以,那個痛心又怨嘆的心情是:為什麼沒有人看到我的好意?為什麼沒有人接納和欣賞我?當這樣的事情,一而再、在而三的發生的時候,我有時都會懷疑,是我真的太與眾不同嗎?還是,我都沒有等到對的人?因為我真的並不覺得我是壞人啊!我覺得,也許,有時候我是比較主觀、跟有掌控性,但是,我的出發點都是善意的呀!為什麼都沒有人看到這一點呢?這,是不是你的心情呢?就是,怎麼都沒有人看到,那個主觀積極的表面底下、我是有一顆善良、想要照顧別人的心,為什麼,都沒有人看到、也沒有人欣賞呢?

個案:(低下頭來,神情凝重、沉默不語)。

治療師:我看到你,一下子變得很嚴肅、然後你沉默了一段時間,可不可以幫助我,了解那個沉默底下的心情是什麼?

個案:我覺得我自己很冤吧!冤大頭的冤,然後覺得做人真的好辛苦啊!

治療師:我剛剛這樣說的時候,你是不是一下覺得很冤!心開始,覺得有點痛,為那個善意的付出,但是總被別人誤解、被拒絕、甚至被拋棄的人,感到心痛?你是不是有那種,心開始痛的感覺?覺得真的是好冤喔!好冤!好冤….

個案:(低下頭來,語氣低沉的重複)好冤,真的好冤!

(治療師的反映和加強情緒技術,幫助個案,不只覺察理解自己除了不爽以外的其他深層情緒經驗,同時也幫助個案體驗和沉浸在這個脆弱的情緒經驗中)。

 

(這個治療師幫助個案條體驗痛苦的原因,一方面是個案提供的線索,另一方面是人類在感受到痛苦時的本能反應是「做些什麼,來阻斷痛苦的來源!」,所以,幫助個案感受到其真實的痛苦程度,是會增強他去做改變的動機和行動力的!! EFT的原理就是:用情緒來作為改變的催化劑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