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n Fleming James Bond designed by Michael Gillette
作者: Dr. Sue Johnson / 翻譯:閻玉潔 (ICEEFT認證治療師) / 圖:Ian Fleming James Bond Book cover collection designed by Michael Gillette

How much porn is too much porn? 看多少色情片才叫過量呢?

網上色情片氾濫早已不是秘密;我們會上網與朋友連絡溝通、訂餐廳、聽音樂、找資料、購物等,毫無疑問的,看色情片也成為主要的網路活動之一。
事實上,根據電腦神經科學家Ogi Ogas 與 Sai Gaddam對網路搜尋引擎的分析發現到,從2百萬個網路使用者的4億次搜索當中,13%是和色情有關 。由此可知,很多人在網路上觀看色情片。
也不意外地,我們在心理治療中,最常聽到與色情片有關的問題就是:我的另一半觀看過量!! 大多數這都是由妻子提出的,她們對丈夫相當投入地關看網路色情片感到很憂慮。簡句話說,她們想知道:看多少色情片才叫過量了呢?從正常觀看色情片到看色情片上癮的分界線在哪裡?當然了,這有點像在問,喝多少酒才算是酗酒呢——我覺得這沒有確切的答案。
上癮(包括物質和行為)並非關於量的多少;而是關於沉迷、失去控制以及直接導致生活問題。如果出現下列情況,就可說已經上癮:
(1) 他們滿腹心思都是放在關於上癮的物質和行為(去思索它,去獲取它等)。
(2) 他們也失去了對於使用的自我控制 (並不想要、但就是還會去繼續使用,一旦開始就無法停止,等)。
(3) 結果這使得他們的生活崩壞掉(導致人際關係的問題、工作上犯錯麻煩不斷、經濟困難、法律困境、憂鬱、焦慮、低自尊心、社交孤立、情感隔離等等)。
治療師們用這些基準原則,來診斷色情成癮和其它成癮。
所以,一個人看多少色情片不是決定性因素。然而,研究也確實顯示出,色情成癮者——符合上述標準的個人——通常每週至少花了11個小時在尋找或觀看色情影片(包含有或沒有自慰)。更常的至每週20~30小時、甚至更多時間的情況也並不算少數。

Signs and Symptoms of Porn Addiction 色情片成癮的症狀

除了上述準則之外,經常還有很多其它症狀顯現出了對色情片的強迫性使用。最常見如下:
• 升級 – 花在色情片的時間越來越多,或者觀看的內容尺度越來越大 (從浪漫色情片、演變為純色情、戀物、或暴力色情片等等)。
• 退縮 – 當他無法接觸到色情片時就會變得焦躁不安、易怒和不滿。
• 不誠實 – 對觀看色情片絕對保密(觀看的時間、內容等等)。
• 失聯 – 對家庭、朋友、工作和其它之前喜歡的活動失去了興趣。
• 性功能障礙 – 對現實世界裡的性伴侶失去了興趣 或者有延遲射精(DE),勃起功能障礙(ED),和/或性高潮障礙(不能達到性高潮)。
隨著時間的推移,很多色情片成癮者,會將色情用於其它形式的強迫性性活動當中——例如色情簡訊、偷拍或自拍手淫、匿名和/或隨機的獵豔、多次外遇、賣淫、性俱樂部、脫衣舞俱樂部、窺陰癖、露陰癖、網路上的性遊戲等等。
這些等同於藥物濫用者的毒癮不斷升級,吸食著隨手可得的任何替代品。儘管如此,許多色情成癮者是僅限於色情片成癮,就像很多酗酒的人只喝酒。

Porn-Induced Sexual Dysfunction Porn-Induced Sexual Dysfunction 色情誘發的性功能障礙

你可能已經注意到,我們將性功能障礙列為色情片成癮的常見症狀,這麼說的理由是很充分的,例如,對色情片成癮者的一個大規模調查顯示,四分之一(26.7%)的人出現勃起功能障礙(ED)、有延遲射精(DE)、或性高潮障礙。小規模研究也顯示出性功能障礙是色情片成癮者普遍的副作用 —— 從某項研究調查中有17%的人承認有此類問題,而另一項研究也發現58%的色情片成癮者有性功能障礙。
這些性功能障礙當中,首要的問題是勃起功能障礙(ED)——這種情況即使在年輕的色情片成癮者(大多在十幾歲和二十幾歲)當中亦是如此。
很多時候,這些人聲稱,看色情片時他們可以毫不費力地維持勃起,但面對真正的伴侶時卻是困難重重。色情片的強迫性使用似乎造成了心理上的失聯,進而出現生理上的ED。畢竟,當一個人將絕大多數的性生活投入到永無止境的變化、超級強烈刺激的線上影像當中時,一個活生生的伴侶是完全毫無競爭力的——即使這個伴侶是色情片成癮者的真愛!!
當然,這也是色情片成癮真正的迷思之一:色情片成癮,往往掙扎於和現實生活伴侶的性能力表現當中。這並不是因為他們對和諧的性生活不感興趣,或者他們不想和他們的伴侶在一起。而是他們的性功能取決於某種既定的色情影像情景中了,因此,他們和現實生活中真實的人一起,會很難獲得、很難維持也很難達到性高潮。
有時,他們和真實生活伴侶面對面在一起時,通常只會用他們在色情片裡看到的圖臉形象在自己腦海中不斷不斷地重複放送這些畫面。隨著時間的延續,他們往往會渴望與色情AV女優做愛、更勝過和真實的伴侶做愛。
這對色情片成癮的伴侶而言,是個相當大的問題。當一個男人能對色情片勃起卻不能和自己的伴侶做愛,這種破壞的不僅僅是他自己的性關係,也破壞了伴侶的性愉悅感。更重要的是,它已經破壞了伴侶之間的親密安全感的連結。畢竟,性也是一種連結行為。更糟糕的是,伴侶可能會把問題歸咎於自身,認為是自己的性吸引力出了問題。

If you believe you are losing your partner to porn, what can you do about it? 如果你認為色情片奪走了你的另一半,你該怎麼辦呢?

首先,你能問問伴侶,他是否認為花在看色情片上的時間越來越成了問題,或者阻礙了他在和你在床第之間的表現。如果你能夠帶著好奇和關心做到這一點,通常比批評指責會來的更有效。
很多情況來說,其實偶爾看看色情片並不會成癮,而是在關係中出現了其它的狀況,比如: 有著未解決的衝突,會令伴侶性慾降低、或讓其出現了拒絕身體接觸。
其次,你要能夠把自己從一種 “感到不再被你所愛的人渴望” 而產生的那種羞恥感和恐懼感裡頭劃分出來。
儘量記住,一個人是會因為很多種原因造成了卡在功能不良的習慣裡面。舉例來說,先生透過告訴太太這些話來幫助她,“妳看,在認識妳以前,我通過看色情片來逃避不良的情緒。認識妳之後就幾乎都停下來了,但當我們有衝突的時候,去看色情片會讓我感覺好過一點——感覺壓力少一點。這並不是妳的錯,這只是我自己的一套應對壓力的方式。”
第三,你可以尋求伴侶治療師來幫助你和你的伴侶平靜且相互配合地溝通這一個話題。伴侶之間的看法常常是差距很大的。先生說:“妳反應過度了。我就是打打字、看看別人做愛而已。” 可是他的太太說: “但你不再和我做愛了,你滿腦子都是AV女優。我感覺到被背叛,就像你正在出軌一般。”
這對夫妻的心理治療師可以幫助觀看色情片的伴侶去釐清他的習慣是否是個問題,也幫助焦慮的伴侶表達她的恐懼和她對色情片問題的看法。也可以找到有幫助的教育性資源,如“色情與大腦”,或Wendy Maltz的書《色情陷阱》之類的。如果可以的話,看色情片的伴侶也可尋求性成癮治療師的幫助。他們還可以加入同儕支持同輩團體小組,如SA(Sexaholics Anonymous性成癮匿名互助協會)或 SAA(Sex Addicts Anonymous性成癮匿名互助協會),以瞭解他和色情片的使用是否健康。
第四,治療師使用研究證明確實能夠幫助夫妻的心理治療方法,幫助增進溝通和情感上的聯繫。
關係裡面令雙方感到痛苦的負向迴圈——使得伴侶一方從身體和情感上退縮,而另一方的伴侶則是焦慮、抱怨和充滿憤怒——這樣的惡性循環是可以有效地被遏止的。
這種痛苦也有可能是越來越沉迷於色情片的結果,也可能是對更多色情片沉迷的觸發。先生告訴太太說,“自從有了雙胞胎後,我就覺得完全被冷落了——仿佛我對你一點都不重要似的。當我看色情片時,我會覺得自己是個男人、強壯且能夠感到慰藉。我也就不再為我們之間所真實存在的那種巨大距離,而覺得到如此地糟糕”。
太太告訴先生說:“但是我需要你。我想要你能回到我身邊,而不是轉向那些AV女優。我想要你來安慰我、和我做愛。我從未想過要離開你。”
如果你和你的伴侶之間真的陷入了批評/指責和逃避/退縮的這般魔鬼對話,那麼你們兩個都同樣地被孤立了、各自背負著巨大的壓力,真的需要改變一下這種雙人舞步。這種舞步只會讓關係繼續處於痛苦和色情片的問題之中。這讓你的伴侶更加易於轉向螢幕,因為那只需要動動指頭、做個操作,而不必去面對處理一個被激怒的伴侶。
第五,你可以找自己的治療師。依附理論告訴我們說,被我們所依靠的人拒於門外的感覺和身體上的病痛是同等感覺的,它會記錄在同一個腦區。
拒絕是一個危險的信號,它會令我們陷入恐慌。治療師可以幫助你處理這樣的感受。如果找一個心理治療師太困難,那麼有著其他方法來解除這個壓力;獲得安慰對你來說是相當重要的。
對於過度觀看色情片最好的解決方案是,和伴侶建立起一段有安全感、可以投入情感且性愛和諧的親密關係。在幫助伴侶找到解決方案上EFT是做得越來越好了。如果想瞭解依附理論如何在伴侶當中產生作用,請看我的書 {親愛的,我們別吵了}。
最後要特別註明的是,在這篇文章中我們使用“成癮”這個詞,絕對沒有對情愛的多樣貌性和人們探索其性渴望的不同方式的斥責或評判。它是被用來指務實的臨床現實狀況以及針對進一步討論如何處理這種現實。。
對於伴侶諮詢資訊和轉介,請參考各地的EFT專業心理治療師們 www.iceeft.com & www.asia-eft.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