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lls ballet group w

 

【EFT技巧演練:練習題(三) & 劉婷老師解答】

練習重新界定的技術:
一對夫妻來做伴侶諮商,雙方經常很激動地相互指責,都沒辦法安靜聽對方講話超過五秒鐘,有一次太太悲憤交加地哭著說:「我寧可少活十年,來換你(先生)跟你媽都死掉!!!」

假如你是這位諮商師,
(1)你會如何肯定、同理太太背後的意圖和心情呢?
(2)這句話打擊到先生哪個依附需求呢?
(3)要如何回應太太所言,進行重新界定呢?

**********************************
【劉婷老師的解答】:

其實我也覺得這題很難。

在真實的諮商情境中,我可能會先幫助他們倆降低其憤怒痛苦的情緒之激動程度,而不會先急著做重新界定。

換句話說,在這裡要做一個成功的重新界定之前,治療師需要花比較多的時間,用肯定和同理反映兩個技術,來幫助配偶雙方先調節情緒!!要不然他們也會因為太激動而聽不進去治療師所提供的新角度、或新看法。

所以,這裡的重點是:要先用口語訊息去貼近個案所感受到的惡意、痛苦和憤怒,用非口語訊息安慰和安撫個案激動的情緒,然後再作重新界定。

從太太的表達方式中,我們可以感受到太太蓄意要傷害先生的惡意,因為她不要她自己是在這個婚姻中唯一痛苦的人,仿佛她要告訴先生:『現在我有多痛,我也要讓你一樣痛』,所以:『太太的憤怒(我所謂的惡意)是一種受傷太重的掙扎』。

至於先生被威脅到的依附需求,先生不只是覺得不被喜愛,他還清楚地感受到太太對他的厭惡,那種厭惡到極點、恨不得他死的感覺。

我覺得這題的難度在於:我們很難找到一個新的角度來緩和太太言詞中的『惡意』,因為她『蓄意傷害對方的意圖』太強烈。因此,既然我們無法從惡意著手,那麼在做重新界定時,除了加入的新角度是:太太在極度的痛苦絕望中覺得死亡是唯一解脫之法之外,我也同時要讓太太【此時此刻的痛苦絕望】的訊息比【惡意】強烈,但又不可以粉飾太平(否認太太的惡意)。

所以我可能的做法是:

1. 先阻止兩人相互攻擊的爭執:
我會對著夫妻雙方一起說(運用RISSSC):『我可以看得出來你們兩個人現在都很激動,對對方非常地憤怒和不滿,好像你們兩個人~都用手用力掐著對方的脖子,不肯放手。一方面感覺到自己生命漸漸流失掉的痛苦,一方面~對對方的惡意感到相當地受傷,另一方面~又很感到很憤怒,好像你下定決心,不管有多痛苦,你絕不肯成為這場戰爭中,先認輸的那一方,你也絕對不要讓對方好過!!我剛剛好像就親眼目睹了你們倆這樣兩敗俱傷的打法!!!連我這個旁觀者,都可以感受到那個廝殺後、鮮血淋淋的痛苦,另一方面也讓我感到非常難過,原來~婚姻是可以傷人傷到這樣的程度的。。。』

2. 重新界定:
對太太說:『剛剛聽到妳說,妳願意用十年的壽命去換先生和婆婆的死亡時,我可以聽出妳在咬牙切齒的憤怒下,所感受到的痛苦,妳極度痛苦到~好像妳願意兩敗俱傷的跟他們兩個一起折壽。』

對先生說:『我也可以聽到你剛剛一直想表達的憤怒和不滿,覺得太太完全聽不進去你的意見,然後當兩個人殺紅了眼,她說出希望你死的時候,這句話已經不是用氣昏了頭可以解釋的,你聽到太太對你的厭惡和怨恨,她討厭你和你的媽媽到希望你們去死。』

對太太說:『但是,我也同時聽到妳咬牙切齒的憤怒下所感受到的痛苦,妳在婚姻裡感受到的痛苦實在太強太強,妳的憤怒是被攻擊下的自衛反應,當妳怎麼樣也沒有辦法阻止他和他的家人來傷害你時,那些個不受重視、不被保護、沒有人跟妳站在一邊、事情永遠是妳的錯、妳永遠是一個外人、他的家庭永遠不會接納妳、他也不會站在你這邊、他不會保護妳、他的母親永遠比你重要、妳的婚姻永遠會是三人行、妳不會得到妳要的、也不會有人在乎妳、他永遠不會像妳在乎他一樣的在乎妳、妳~就會一直是,孤軍奮鬥的……. 即使妳在他面前血流滿地~他也完全不會在乎的(加強痛苦+RISSSC)。妳痛苦絕望到~好像死亡才是唯一減輕痛苦的方法,既然妳因為他們帶給妳的痛苦而折壽了,妳也要拖他們一起下水,妳絕對不要成為這裡唯一受苦的人,妳要他們跟妳一起付出代價。是這樣的是嗎?』

 

%d 位部落客按了讚: